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冬日也有暖阳

听着教室里学生此起彼伏的吸鼻涕声,让我思绪万千,往日的情景历历在目。我情不自禁的想起了小学时的冬日时光,妈妈牌棉衣,沟里拾柴,课间吃馍,课间游戏,想到它们我不由的嘴角上扬。

司机随笔的图片

我生长在北方一个偏远的小乡镇,小时候的生活条件特别艰苦。似乎那时的冬天比现在寒冷。冬天来临时,我和小伙伴会不约而同的穿上妈妈给我们缝制的棉衣。棉衣棉裤穿戴整齐,真的是裹进了棉花里,暖暖的,圆乎乎的。可是那时候我们只知道温暖,并不会嘲笑谁穿上棉衣显胖。我们上课的时候也会吸鼻涕,但多半是黄鼻涕。上学好像没见过谁会因为感冒请假,那时候我们似乎不生病。

 

冬日里的教室还是很冷的,但是学校会提前采购煤炭,早早准备御寒。煤炭是按班级定量分配的,每个班级只有一架子车的煤。显然要过一个冬天,煤不够烧。老师就会择日带领我们去沟里拾柴。用拾来的柴搭配着煤炭取暖。拾柴的冬日必定太阳暖烘烘的。拾柴前老师会提早安排布置学生从家里拉架子车,拿绳子,拿蛇皮袋子,拿斧头,拿耙子。学生们也会按照老师的吩咐,把需要的工具拿到学校。并且下午跟着老师,浩浩荡荡一路高歌一路欢笑的到达目的地拾柴。拾柴时老师分配女生拾干松塔,男生捡拾干柴,自己则用耙子搂干松针。不一会儿,大家手脚麻利的拾满一架子车的干柴了!老师会在几个大点男生的协助下装好车,亲自拉着架子车,我们又会一路高歌前拉后推轻而易举的回到学校。那时似乎没有什么不安因素,老师竟然可以一个人带着全班四五十个学生去沟里拾柴。因为我们离山近,一个冬天我们可以去拾好几次柴。最后整个冬天过完了,我们的柴和煤炭都会有剩余。那时候的孩子似乎很皮实,很欢乐,家长也很配合学校工作,老师也很勇敢。

 

 

那时冬天学校作息时间是吃两顿饭,早饭是九点半左右,午饭是两点半左右。小学生一般是早上六点半到校,孩子的消化能力不可小觑。我们早上去学校都会在书包里装半块馍馍,一根葱。等早自习下了,冬日的暖阳从窗户射进来,照在我们的脸上,我们利用课间时间吃着馍馍就着葱,脸上笑意盈盈。那时的老师似乎嗅觉失灵,他们从未嫌弃我们吃葱的味儿,他们真的很宽容。

 

害怕煤不够烧,我们并不是一整天都会生炉子。每天早晨会固定生炉子,如果吃过早饭太阳特别好,我们便不会再生炉子。大家伙会利用课间时间撒欢儿跑呀跳呀!会玩好多的游戏,记得每天必玩项目有挤油,跳绳,打沙包,木头传电,跳皮筋。课间十分钟的运动时间,足以让我们浑身冒汗。便觉得不冷了。那时候我们跑着跳着也会摔倒,可是我们摔倒会自己爬起来拍拍土说没事,我记得我也会疼,但从未说过疼,从未因为摔倒而哭鼻子,也不会因为摔倒而骨折。那时候的我们很坚强,也很健康!老师也不会因为我们自己摔倒,而被家长问责。

 

回首往事,物质很匮乏,但是我们很快乐,我们很健康,老师也特别受人尊敬。冬日里的太阳也会照的人心里暖暖的。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