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鸭也难做

万里沧江生白发,几人灯火坐黄昏?

 

坐在我对面的李大侠头发早已花白,凌乱,张扬,不服不忿。

他媳妇把手搭在他的肩上跟我们说,我就是想看看来院子里的这些人是不是数李大侠年龄最大,一个老头子了还和你们这些年轻人一起玩儿。他就是一个老顽童,老小孩。

司机随笔的图片

我说,这个的确是,在一堆朋友里李大侠真是我们几个中年龄最大的。

但是,李大侠心态好啊,他有一颗年轻的心。

 

嫂子(大侠媳妇)接着问,你们这里边年龄最小的大概是多少岁?谁最小?

 

当时我的脑海里环顾了一圈,并不能确定和我们玩的一堆朋友里谁年龄最小。却开始怀疑,她这话是不是另有所指?

好在,每日在四十二院文艺街区待着的多是兄弟,并无姐妹。

当然,KK算一个,关心算一个。

 

每当黄昏来临的时候,我们就会像归巢的倦鸟一般聚集于此,各自在各自的小院打理花草,喂猫、喂狗。

喝茶聊天成为每天的一个必选项目,从这里我们的八卦消息可以到达N多个小道的源头。

 

凯峰沉迷于冬泳的快乐,大侠醉心于打弹弓的快感。

长河和翔宇像极了两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游侠,你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在,也不确定他们什么时间会走。

他们在意的,也许只是自己当下的心情。

 

朋友给了只鸭子,我只好自己下手煮水去毛。

一根一根薅下鸭毛的那一刻,会感到那种固定姿势带给身体的不适。

清洗完内脏之后,我把鸭子冻入冰箱,等着哪天心情好了,可以炖一锅汤,温一壶酒,和这些个整天在一起的兄弟们天南海北的侃上一宿。

 

鸭也难做,不是绿水不绿水的事。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