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阳光的随笔

秋裤这事还有后续,没想到吧,我也没想到。只见谢老师破门而入,大声宣布所有女生站到后边书架前把裤腿都bian起来….…我已经从后门夺门而出,耳边留下个谢老师“男生都出去”的残音。
感恩雨田,我爱雨田,也很抱歉给雨田添了麻烦,因为上一上午课才发现着实没有那个必要,又是我一时冲动的产物,给别人添了很大不便,漫在心里的自责,而且自己像有点“神经兮兮”一样。
为了防止日后得了老寒腿,还是老老实实穿秋裤吧。现在越想就越想把那个课间火急火燎昏了头去拉雨田的我打回地洞,有时真的很不理解自己做的事,简直是不理智的典型。

 

 

期中考试的不久到来似乎并不影响跑操正常进行。不,这次跑操一点都不正常。脱了外套在原地来回跺脚,然后听见一句不可思议的模糊声音,是在说初三跑四圈?
那是一千六百米。三圈可谓让人恐惧,四圈该是何方神圣。
幸运的是四圈还挺“人性化”,速度真不如三圈的时候那么快,也可能是因为忍受那遥遥无期的跑步的痛苦习惯了。但四圈毕竟比三圈多了整整一圈的身体痛苦和精神折磨。

不喜欢大口吸着冷气,冰冷的感觉充斥鼻腔再蔓延至胸口,灌进气管和肺里,像绞了一把刀片堵着。跑完步忽冷忽热,一会儿劈头盖脸一阵冷风,一会儿浑身发热余温未消,交替进行,叫人把外套脱也不是穿也不是,但最后总是要穿的。

 

司机随笔的图片

中午坐出租车,是个银发苍苍很和蔼的老爷爷(年龄也不是特别大)开得车。和我谈了谈我的学习学校的话题,蛮心酸地说现在坐出租车的不很多了。下车时司机师傅对我说“努力学习考试加油哈”,我满心的感动说不出来,这或许是陌生人给予的温暖的力量?

 

阳光在冬天方才变得那么暖洋洋,太阳的光辉从早到晚都是耀眼,清晨最先将四楼染成金色,将大半教学楼深红的砖瓦笼罩进,再一点点将光和阴影的交界处融合。四点左右西边的阳光透过门窗扑进教室,给同学们的发丝、脸颊勾勒出金橙的轮廓。日暮时分常在自习时段,是橙色暮色中城市的剪影。
好像这一切都属于冬天,是裹着袄在寒气中迎着阳光一般,热气与冷风的消融后晴空的欢朗。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