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小岩:我的小板凳

小岩:我的小板凳

上大学时喜欢胡吗个的歌。他的专辑是《人人都有小板凳,不把我的带入二十一世纪》。最近母亲又提起我小时候的事,才想起自己的小板凳的确没有带到21世纪。

据说姥姥家有很多小板凳。我每次去姥姥家,都会带走一个小板凳。姥爷当时是乡里卫生院的院长,家里有很多药盒。我的玩具就是小板凳与药盒。

姥姥在世的时候也常常提起,我把药盒整整齐齐摆在小板凳下面,一旦有客人到访,我会立刻用布盖起小板凳,不让人知道我的物品,或者是不让人知道我的小世界。

姥姥、舅舅们、姨姨们都经常提起,那时候我每次去姥姥家都带走一个小板凳,直到把小板凳带完。如果不让我带,我就会大哭。最终把最后一只红色的小板凳带走。

我能记得的小时候的事情,大概已经是我五岁以后了。大概那年我家盖房子,从爷爷奶奶家的房子搬出来。而有关姥姥家的印象似乎更晚,我对姥姥家在乌龙村的房子毫无印象。

最早的印象都是姥姥家搬到县城了。那是姥爷离休、二舅退伍到县医院工作之后的事情。自然,姥姥家搬到县城之后,交通不便,我去姥姥家的次数减少了。我记得一次去姥姥家,二舅带着我去粮油店凭券买肉。

姥姥家的人都对我很好。二舅对我尤其好,每次去姥姥家,二舅都尽各种可能给我弄好吃的。一边弄还一边说:“外甥是舅舅家的狗,吃完就走。”

据说,那些小板凳都是二舅做的。二舅除了不喜读书,其余样样都做得好。他因为不喜读书,偷偷跑去入伍。姥爷本来希望他学医,把他骂了一顿,但是他已经通过验兵,姥爷也无可奈何。

二舅养狗也很在行,他养的狗都很凶。客人都不肯上门,怕狗。二舅很喜欢我,所以他做的小板凳都让我带走。姥姥家搬到城里之后,二舅又做了不少小板凳,可是太远了罢,那之后我再未带回小板凳。

可是,从我有记忆开始,我的家里就没有小板凳。我的那些小板凳呢?特别是那个漆了油漆的红色小板凳哪里去了?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