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巷口,这棵树

槐中路边,育才街头,

这棵树,立在我小区的巷口。

有人说是白蜡,有人说是栾树,

连个确切的名字,它也没有。

春天,我享受它团团簇簇的芬芳,

夏天,我聆听枝头知了的弹奏。

栖落的花喜鹊们,蹦着跳着,

带给我长一声、短一声的问候。

 

人生这一世,草木这一秋,

风雨赋给翠绿,又把翠绿敛走。

即使秋霜里的树枝,如观音千手,

也难把季节的脚步,一分钟挽留。

归雁的翅膀,捎来菊花的冷香,

人随树?树学人?都换一换行头。

寒霜,为太行披一件枫红的旗袍,

也让这棵树老来俏,展现金黄的风流。

司机随笔的图片

人也是一棵树,树也像一个人,

白桦和金丝楠,各个环肥燕瘦。

歪脖松,是风雨折磨成的卑贱佝偻,

迟早一把柴,填入樵夫的灶火煮粥。

幸运儿在湖畔,是晴阳爱抚的柔柳,

丝辫飘拂,合拍夜莺们的婉转歌喉。

这,只是一棵没有故事的平凡的树,

不高也不矮,不挺拔,也不柔秀。

枯枯荣荣,随遇而安,可嫁鸡嫁狗,

任蝴蝶爱来就来,任蜜蜂爱走就走。

 

 

既不是哪个名人,植树节的杰作,

也不需薅枝剪,一番番理发梳头。

这树,是一根有生命的电线杆子,

枝丫,伸向天河畔泪光闪闪的星斗。

与路对面的虬枝国槐,日夜凝望,

梢尖与槐枝,在半空中悄悄牵手。

微风里,倾吐些人听不懂的情话,

也有诗歌的唱和,在细雨霏霏的时候。

 

栾树也罢,白蜡也罢,何必姓名来由,

树本是山林的男娃,或者乡野的小妞,

移植在霓虹灯下,荫庇彩色的车流、人流。

表皮,车撞的疤痕,不是树的功勋章,

年轮的细密,暗记层层欢乐,叠叠忧愁。

一树真纯的黄色,不是它炫耀的金币,

树将全部扔掉,交给清洁工的扫帚。

你夸这树好美,树在秋风里频频摇头,

多少手机拍照,树也不摆架势作秀。

 

树就是树,美自己的美,丑自己的丑,

开不出桃的缤纷,捧不出咧嘴笑的石榴。

既不沾染身边门店,那各式西点的香气,

也不是凤凰琴的材料,替谁去打发清愁。

随便挂些装饰灯,树没有拒绝的自由,

任水果刀们,随意刻写“到此一游”。

头上雷鸣电闪,不是树爆发的愤怒,

朝霞夜星,不是树自愿装扮的锦绣。

 

看惯了衣冠之人,我偶尔把树瞅瞅,

对树无语,不枉费对人说话的舌头。

比树矮了两丈,叫一声“树哥”,

采一片树叶,藏进我贴心的衣兜。

岂止黄叶会飘零,树还将老朽,

化成泥或者煤炭,终归于无有。

活在这里,不是选择,是命运造就,

阴差阳错,变不得脚下土贫瘠肥厚。

黄叶,是土色的布衣,还是金色蟒袍?

冗繁削尽,枝桠横七竖八,裸露的骨头。

晶莹的深秋晨露,树的泪珠滴落,

我走近树,立了好久,看了好久……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