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一把豇豆

每次回到村子总喜欢在沟边的老庄子转悠一回。老庄子推平了,亦面目全非,熟悉而又陌生。每次走到这里,五味杂陈,童年的趣事一一浮现,但愈来愈难回去了。

 

以前这片是村落的中心,如今只剩下一片高高的青纱帐。转了半天不见人影,在一片平整的豆子地里有个凸起的土台,竟然发现有位大嫂在上面摘花椒。大嫂说这是她家留下的老庄子的地基,其它的庄子已推平,多出的土填了其它地坑。好奇的我爬上土台,原来上面竟然有个小世界,栽有刺槐、花椒树,还有几颗酸桃树,满树的酸水桃,长势繁得跟谷穗一样,童年最好的水果,现在竟然无人问津。土台上面还栽有几行葱,辣椒等蔬菜。

 

紧挨土台的地里,也是一片菜地,种有辣椒、茄子、豇豆等蔬菜。长势和土台上截然不同,长势喜人。摘完花椒的大嫂又在菜地里摘起了红红的辣椒。

司机随笔的图片

大嫂热情地说,她喜欢种菜,菜多地又吃不完,她老汉骂她,嫌她爱种菜。问我要辣椒吗?要的话多摘点。

 

我说,不要,家里有辣椒。看着你家豇豆长得旺,想摘点。

 

大嫂高兴地说,你想摘,就多摘些吧!菜多的又吃不完。

两人一个摘辣子,一个摘豇豆,在菜地里拉起了家常,大嫂像打开了话匣子,说起了她家的孙子的教育。她和老汉在家管着三个孙子孙女,儿子和儿媳在外地打工。最近上初一的大孙子因什么事不回家,她出去追,孙子跑得追不上;她不追,他停下来,气得她没办法了,最后把大门关了,晚上孙子在麦草垛睡了一夜。她惩罚孙子,要不九翻了天。她老汉打电话给儿子,说她心太狠。孙子骂她是老巫婆,她说孙子这么大点不给点颜色看看,还准备上头,青春期的孙子遇上了强势的奶奶。

她又谈起了邻家跟她情况一样,也是奶奶在家管理孙子,儿子儿媳长期不在,管理孙子就有问题,说孙女还好管理些,但孙子管理起来很头疼。上小学的时候还好点,说上了初中很难管。邻家的孙子嫌她奶奶唠叨,出手打年迈的奶奶,最后实在没办法了,儿媳回来专门管孙子,孙子情况有些好转。长期缺乏父母的陪伴,青春期的孩子也渴望理解。

 

大嫂说起孙子,一把辛酸泪。当孙子骂她是老巫婆时,她气得说孙子,你还叫我老巫婆,不是我把你从雪地里捡回来养大,你早就让你那狠心的娘给冻死了。一听这话吓我一跳,虎毒都不食子,当娘的还有如此狠心的吗?我问怎么回事?大嫂这才娓娓道来。

 

事情从十几年前说起,那个冬季雪下得好大,儿媳要离婚,留下一个孙女和孙子。最离谱的是,孙子还在哺乳期,等不得孙子离奶,儿媳要跟儿子离婚。儿媳离家出走的时候,正是寒冬腊月,娃只穿了个裹肚子,媳妇抱在怀里,一出门,把婴儿扔在了路边的雪堆,嫌娃是她再嫁的拖累,她要出去寻找幸福。大嫂紧追慢赶在雪地里抱回了啼哭不断的孙子,这才捡回孙子的一条命,从此以后带孙子,才把他养大。

说起儿媳种种,打工的儿媳当年用的化妆品一套两千多元。上班族的女儿给儿媳买了一套八十元,儿媳竟然说,这是哪里捡来的垃圾,随手就扔进了垃圾桶。儿媳现在已经离婚了三次,现在找的这个也一般,她以为媳妇能找个主席。说当年跟儿子离了以后,先找了个有房有车的男人,天天两人进KTV,不过日子,过了几年,人家不要了,又离了。

 

自从儿媳离婚以后,儿子在外打工,她和老公一起养孙子孙女。有时她看着孙子、孙女恓惶的。现在孙女上初三了、孙子上初一。儿子后来又结婚了,又生了个孙子。现在她老两口管着三个。她自己从小离娘早,八岁那年老娘得病死了,十三岁开始下沟担水,扛粮食袋子,小小的年龄练就了一身好力气,一个女娃最后成了女汉子。

 

自从她成家以后,割麦、碾场、扬场等农活没有能难倒她的,上工回来做饭洗衣缝补。虽说现在老了,她现在种十几亩地,还管三个孙子孙女,累都不怕,怕的是孙子孙女没有走上正道,盼孙子孙女走上人道,能出人头地。大孙子正难管理里,目前大孙子就害怕她。昨儿吃饭时说奶奶做的饭好吃,她对大孙子笑着说老巫婆做的饭能吃就多吃点。大孙子不好意思脸红了。前几天她摘了一笼红辣椒想做点辣椒酱,让大孙子用绞肉机榨碎,他挺乖的,把一笼辣椒榨成了辣椒酱。大嫂还给我讲如何做辣椒酱,里面需要加什么调料、撒点盐、鲜姜等,做好后装在瓶子里。大嫂说起孙子的种种,显得又开心又有烦恼。

 

看着天色将晚,大嫂提着一笼辣椒回家,我也拿着战利品豇豆回家,想着明早可以蒸点豇豆疙瘩尝尝。感谢那位不知名大嫂的慷慨,但愿大嫂辛苦终有回报,期盼她的孙子孙女早日成才,不枉大嫂的辛勤呵护。

 

在中国的农村,西北的黄土大塬上,不知有多少这样的大嫂毅然承担起离异、留守孙子孙女的教育和管理,为了儿孙的成长、家庭的幸福,在辛苦着、闹心着…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