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霜降

霜降

 

去户外走走

见栾果堕地

河畔边的水蓼花

田垄里拔辣椒树的老妇

老妇旁边生得极好的红茎小萝卜

我经过时,水鸟扑扑飞起,叫了叫

就立在岸边的芦苇上不动了

荷塘莲蓬变黑

捞浮萍的男人说想摘了老莲蓬去慢火煨炖

云朵,很快飘到高屋顶那边了

桂树下啄花的大公鸡,头顶的红冠

一点一点。阳光普照

成熟的狗尾草的穗子的黄

其实是秋日最后的妩媚

归来,母亲刚煮好饭食从厨房出来

她悦目的和善

足够我爱上整个人间

 

晨,行走在乡间,但见秋野深沉,桂花细细,不知是不是若有若无的风把它们吹落了。

想到桂皮。它大约是主妇常用的调料之一了。我煨藕、炖鸡,卤猪蹄,无一不放一点桂皮。

 

曾在《伤寒》开卷第一方,看见号称“群方之祖”的桂枝汤,今日再翻:

“太阳中风,阳浮而阴弱。阳浮者,热自发,阴弱者,汗自出。啬(se四声)啬恶寒,淅淅恶风,翕翕发热,鼻鸣干呕者,桂枝汤主之。之一。桂枝三两,去皮;芍药三两,甘草三两,炙;生姜三两,切;大枣二十枚,擘……”

 

细想,桂枝温,芍药凉,甘草平。桂枝动血,温扩动脉,芍药凉血,可扩静脉,此方内含芍药甘草汤方,又称“去杖汤”,广治隔着痉挛症候群……经方之美,每使人神思绵绵。

 

在河畔边遇见一丛芦苇,它们还是春天的样子。

 

真正霜降的颜色了。

霜降。秋季最后一个节气……

清晨,露水沉沉,黄叶飘落。自然万物以独有的方式告诉我们。秋天正在向我们告别,冬季渐行渐近。

 

 

小时候每每看见这样漂亮的果子,就想着吃。可惜,不能。现在知道接骨木是一味中药。

大约所有的草都是药吧。

又想起多年前看到的一本厚厚的《本草纲目》,封面已破,但那里面的枝枝蔓蔓的插图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记得我和安安与志禹都说过,问他们愿意学医不?志禹不愿意,安安说害怕。现在再想,孩子的事,不要勉强。

我那时如果大胆一些,说不定会与中医结缘。可惜,差了那么一点勇气。

司机随笔的图片

 

天蓝得很好。

把被子抱了出来,放在太阳底下晾晒。

晚上,闻着阳光的香气,会做个好梦吗?

 

苏子有言:“盖天下之乐无穷,而以适宜为悦。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

“渺沧海之一粟”又怎样?还是希望自己卑微的生命能活出最好的样子。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