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她的心在说:欢迎光临”

“我在极寒之地等一场春风,等一个静止的黎明,等星星落到我头上,等你钟意我。”

 

 

车子驶过北平路,又缓缓向前开着,CD里放的是一首爵士乐,混着窗外的春风,令人有点微醺。

 

一场突如其来的细雨淋湿了道路两边新萌的嫩枝,空气泛着潮湿,细软且芬芳。

 

我刚在心中惦记起阿欢,手机就收到她的消息:“我们回去啦,下次再见。”

 

众所周知,下次,是个没有期限的日子。

 

但比起在意这个下次的日期,我更在意的是,下次——是和“她”见面,还是和“她们”呢?

 

 

初时阿欢,是在上海的一个莫奈展,我从展厅出来,迎面碰到因为迷了路而犯难的她。

 

“你好,请问七号厅在哪个方向?”

 

就这样,我认识了这个穿着细绒针织裙,秀发挽在鬓后的江南女子。

 

同阿欢一起来看展的,还有一个男生,她叫他阿照。

 

阿欢跟我讲,这是她喜欢的男生,从她的高中时代起,她就对他心生爱慕。

 

但上天不遂愿,爱与被爱,从来都难得两全其美,阿照并不喜欢她,她是知道的。

 

阿照喜欢怎样的女生呢?

 

阿欢是这样描述的:个子高挑,波浪长发,要惊艳,一眼就能从人群里脱颖而出。

 

而反观阿欢,皮肤白皙,眉清目秀,颦笑间都像含着软水,并不能一眼勾魂,但足够小巧耐看。

 

🌲

 

“是,那的确和他喜欢的类型是不一样。”我如实告诉阿欢。

 

阿欢倒是接受得坦然,没有自哀自怨。

司机随笔的图片

“这点我是知道的,但也许你明白,人是最会自欺欺人的生物。”

 

“这些年,到底已经是很久了,久到我也记不清,我就是觉得我没有办法再爱上别人,也没有精力再去了解别人。”

 

旁人都不是阿照,所以她总是下意识把别人与他参照,最后翻来覆去,发现好像其他人都只是将就。

 

“再等等吧,兴许时间久一点,他是会看到我的。”

 

🌲

 

后来我和阿欢留了联系方式,约好陪她一同在上海游玩几天。

 

因此我也见到了阿欢口中这位绝佳的男生。

 

阿照的确挺好看的,也难怪阿欢对他念念不忘。

 

只是这路遥马急的人间,我惊奇于究竟靠着怎样的毅力,才能支撑她熬了这么些年。

 

阿欢说,不难。

 

很多年前他为她弯过一次腰,在她纯白的板鞋上系上蝴蝶结,从此这场爱恋便再无尽头。

 

后来她学过很多种蝴蝶结的系法,却再也没见过那一种笨拙的,呆呆的蝴蝶结样子。

 

世界上美好的事物并不多,那天晚霞璀璨之下,他硬朗的背骨、温柔的眼神,算得上头筹。

她还说,当你真正爱一个人的时候,只想不遗余力留在他身边,即使明知没有结果,可你就是会不管不顾。

 

宁愿深爱无归路,不愿浅喜变淡薄。

 

全力以赴,这就是她想要的。

 

🌲

 

阿照不爱她,但不并代表不对阿欢好。

 

我们一起去外滩游轮上看夜景,他会脱下外套披在她的身上;

 

一起去散步,他会小心翼翼地走在她外侧,担忧她的安全;

 

一起去吃饭,他会细心地为她剥虾去壳,记得她的喜好。

 

看,他就是这样一个令人琢磨不透的男生。

 

从一开始就告诉了阿欢她们不可能,但是又处处对阿欢留有温情,或许,他是在意她的。

 

但他又太明白自己想要什么,所以知道仅靠着那一点好感撑不过余生的漫长岁月。

 

他爱自己胜过爱她。

只可惜乖巧的阿欢,为自己编造了一场美丽的梦,靠着曾经开出的一朵绚烂之花,企图点缀整片荒野。

 

她是贪心又大方的。

 

🌲

 

阿欢留在上海的最后一天,我带她去了浦东新区的水族馆。

 

她说她最喜欢的海底生物是海星。

 

因为在一些西方的传说里,美人鱼的耳坠就是海星,所以海星象征着信念、温和,还有永恒不变的爱。

 

她觉得它们和她一样。

 

也是在那里,阿欢才有了几分惆怅,所以她问我:“到底要爱到什么时候才能被爱呢?”

 

我看见她的眼眸中有泪光,但我也困惑于这个问题,于是她继续说:

 

“我总是祈祷靠着时间自己能抓住些什么,到头来却还是什么也抓不住。”

 

我摇摇头,对她讲:“不,不是这样的。”

 

四面八方都是深蓝包围我们,鲸沉海底,浮鱼遨游,一切是极致浪漫,我从透明玻璃看到她的倒映。

 

阿欢,我想告诉你的是,在这个喧嚣放浪的时代,你抓住了一颗真心——属于你自己的,一颗澄澈纯净的真心。

人的一生并不是能拥有所有情感,那份虚妄又真实、炽热又孤独,纯粹又斑杂的,我们感受过,便是好的。

 

即使这感情最后没有归路。

 

世人把浅淡渺小的爱埋进泥里,唯你用你的一方净土,将爱高高挂起。

 

所以阿欢,我不劝你及时止损,只祝你随心所爱。

🌲

 

阿欢和阿照一起离开上海了。

 

来的时候是以朋友的身份,走的时候也许不一样。

 

最后道别的时候,我还是不曾对阿欢多讲什么,她是清醒果敢的女子,绝非世俗和时光所能左右的。

 

但我有走到阿照身边,对他讲:“抬头,抬头。”

 

你抬头啊。

 

这样,你才能知晓她爱意绵绵的眼神终归是等待着你的。

 

我想我们也都在等待这一天,看爱与被爱,都有结果。

 

本文作者:鱼子,一个简简单单、平平无奇喜欢写作的女孩子,喜晴天也恋阴雨。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